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特寶生物招股書前后矛盾,重大依賴原料供應方,一旦斷供將面臨停產風險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0-31 02:09:39

在介紹技術風險部分,申報版招股書中明確提到,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不具排他性。招股書強調,從北京鍵凱和美國普達公司取得的相關專利的獨占許可,對公司而言“極其重要”。但若相關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的專利技術被認定為無效,或因申請專利時技術條件限制、認知局限等原因導致公司技術專利不再具有足夠的排他性,將無法對現有核心技術、上市產品及將來可能上市的藥品形成有效保護,可能將嚴重影響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每經記者 張蕊    每經編輯 陳星    

“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不具排他性。”

“無法對現有核心技術、上市產品及將來可能上市的藥品形成有效保護,可能將嚴重影響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發行人對北京鍵凱授予的專利獨占實施許可權存在依賴。”

……

諸多字眼引來了上海證券交易所對廈門特寶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特寶生物”)的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問題的多次問詢。

特寶生物主要從事重組蛋白質及其長效修飾藥物研發、生產及銷售,在5個聚乙二醇蛋白質長效藥物的研發過程中,其獲取了北京鍵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具有Y形分支的親水性聚合物衍生物、其制備方法、與藥物分子的結合物以及包含該結合物的藥物組合物”的專利使用許可。

特寶生物在招股書中披露,其對鍵凱授予的專利獨占實施許可權存在依賴。這種“依賴”有多大?這個“專利獨占實施許可權”對雙方來說意味著什么?該授權到期之后特寶生物是否面臨一些重大風險?它是否有應對的措施?

針對上述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同時采訪了專利許可的雙方當事人,并就專業問題采訪了業內權威專家,試圖為讀者揭示雙方合作關系中存在的重大風險。

10月30日晚間,特寶生物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關于其與鍵凱的專利問題,可參考招股說明書(上會稿)的相應章節。未就具體問題進行正面回復。

招股書披露前后矛盾

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對于創新型生物醫藥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對于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方面的介紹,特寶生物的表述前后矛盾。

在介紹技術風險部分,申報版招股書中明確提到,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不具排他性。招股書強調,從北京鍵凱和美國普達公司取得的相關專利的獨占許可,對公司而言“極其重要”。但若相關技術專利許可或授權的專利技術被認定為無效,或因申請專利時技術條件限制、認知局限等原因導致公司技術專利不再具有足夠的排他性,將無法對現有核心技術、上市產品及將來可能上市的藥品形成有效保護,可能將嚴重影響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但在對第一次問詢回復中,特寶生物表述為:專利許可協議約定的專利許可方式為獨占許可,許可方北京鍵凱自己不得實施,也不得許可任何第三方將許可專利應用于蛋白質藥物……的開發。因此,該許可具有排他性。

圍繞相關專利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北京超凡知識產權管理咨詢有限公司進行專業詢問,具有12年生物領域經驗的生物醫藥部總經理孫薇接受了記者的深度采訪,超凡是國內知識產權行業的領軍企業。

就技術排他性而言,她表示,如果技術對應的專利由于無效等其他原因而使得專利權不存在或者終止,確實會導致技術不具有排他性。

“同時,即使特寶生物技術具有排他性,但產品是否存在其他侵權風險(如落入其他基礎專利保護范圍內)還需要核查確認。”孫薇說,具體而言,需要確認鍵凱的該專利是基礎專利還是改進型專利。如果是改進型專利,則會有基礎專利在第三人手中導致特寶生物仍有可能侵別人權的風險。

也就是說,如果鍵凱的專利本身存在侵權風險,特寶生物獲得授權的專利也存在“連帶”侵權風險。

另外,特寶生物對鍵凱的專利許可是否存在重大依賴的表述也存在一定矛盾。其在上會版招股書中披露,北京鍵凱上述專利中的Y型聚乙二醇(YPEG)結構對發行人取得現有的長效重組蛋白質藥物的結構專利具有重要意義,發行人對北京鍵凱授予的專利獨占實施許可權存在依賴。但在后文又披露稱,北京鍵凱專利對公司最終取得現有的長效重組蛋白質藥物的結構專利具有重要意義,但在技術層面上并不屬于對發行人有重要影響的技術。

就專利獨占性而言,孫薇表示,獨占許可是指技術的接受方在協議的有效期內,在特定地區,對協議規定的技術擁有獨占的使用權;同時技術的許可方不得在該地區使用該技術制造和銷售商品。招股書也提到,許可方自己不得實施,并且不得許可任何第三方將許可專利應用于蛋白質藥物,許可期限至專利失效之日。

此外,特寶生物在招股書中還披露:未經發行人許可,北京鍵凱不得向第三方銷售用于相關生產和銷售目的的相關化合物。

“換句話說,如果鍵凱把授權特寶的專利所對應的產品出售給第三方,就需要跟第三方另外簽訂合同,規定在某一個時間段之內,不得用于這些蛋白質藥物的生產。在這種情況下,鍵凱理論上是可以向第三方出售的。”孫薇說。

那么,第三方是不是可以利用該產品進行同類蛋白質藥物的研發呢?

對此,孫薇坦言:“如果第三方公司在協議的規制期內私下進行實驗室研發,只要協議的規制期過了,由實驗室研發轉成商業性研發,將來就可能付諸于生產銷售。這其實是降低了特寶生物專利許可的獨占性,加大了風險。”

此外,孫薇還補充了一點,獨占許可的被許可人是伯塞基因,特寶生物是作為被許可人的關聯人,他們的權屬范圍是否一樣需要進一步明確。

沒有披露斷供后的應對措施

特寶生物在招股書中披露,報告期內,發行人的主營業務收入均來自于派格賓、特爾立、特爾津和特爾康的銷售收入。

招股書主營業務收入數據顯示,特寶生物的核心產品派格賓,2018年在主營業務收入中的占比已經達到42%,并且有上升趨勢。2019年上半年,派格賓的銷售收入占主營收的比重升至46.67%。

數據來源:特寶生物招股書(上會稿)

也就是說,特寶生物近五成的主營業務收入來自派格賓,而派格賓需要利用鍵凱的專利進行研發才能生產出來。

鍵凱內部一位接近管理層的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聚乙二醇衍生物本身有比較高的合成工藝門檻,而化學合成的特點就是在一些非常細微的地方(比如過程控制、特定設備的選擇等方面)存在差別,最后合成出來的東西質量會相差很大。鍵凱就是在過程控制、控制程度等方面掌握了關鍵技巧。

該人士繼續說,藥物有效的是一個分子,但這個分子不一定能直接對人體產生作用,或者說直接吃下去毒性會很大。而鍵凱的聚乙二醇衍生物可以連接藥物分子,從而降低毒性,提高它在生物體內的活性。也就是說加上這個東西之后,藥物的毒性會降低,藥效會提高。“所以聚乙二醇衍生物對于特寶生物的藥物來講,是很重要的原料。”該人士說。

“如果沒有這個衍生物,特寶生物的藥品是否完全做不出來?”對于記者的疑問,對方表示肯定:“所以這就是為什么會有一些下游制藥企業來采購我們產品的原因,采購了我們的產品它的藥才能做出來。”

記者注意到,特寶生物在申報版招股書中明確提到,目前,公司在聚乙二醇蛋白質長效藥物領域有5個聚乙二醇蛋白質長效藥物獲準開展臨床研究,其中派格賓已獲批上市。上述藥物的主要原材料之一為40kD Y型分支聚乙二醇衍生物,供應商系北京鍵凱。公司與北京鍵凱合作多年,雙方訂立了《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和《專利實施許可合同之補充協議》,降低了核心原材料的供應風險,但是并不能完全排除未來可能產生的關鍵原材料供應風險。

那么,這個風險真的存在嗎?如果發生了,藥企該怎么辦?

該人士向記者表示,雖然更換供應商會比較麻煩,但是不能說沒有這種可能。理論上所有制藥公司主要原料的供應商都可以換。對企業來說,這就要求企業有一個風險控制,當某一個供應商不能繼續供應原料之后,必須要有其他的備選。

但是記者發現,無論是在招股書里,還是在對問詢函的回復中,特寶生物均沒有披露一旦原材料斷供后公司的應對措施。

該人士同時表示,目前國內有GMP生產能力、做該衍生物的供應商并不是很多。

孫薇則認為,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特寶生物更換其他的供應商基本不太可能。孫薇對記者表示,特寶生物在招股書中明確標注:北京鍵凱的該衍生物具有獨特專利結構,與其他廠家銷售的分子空間結構不相同。“正常情況下找到完全能替代鍵凱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能夠找到跟鍵凱一樣的供應商,那鍵凱這個專利很可能就有問題了,所以更換供應商無異于大海撈針,除非奇跡出現。”孫薇說。

一旦斷供特寶生物面臨停產風險

特寶生物在招股書里提到:發行人并不掌握衍生物制備方法,在北京鍵凱專利保護期內,包括發行人在內的其他主體均無權自行生產受專利保護的該衍生物。若專利權的保護期限屆滿后,北京鍵凱無法繼續履行銷售化合物的義務,應在兩個月內以10萬元的價格向發行人轉讓相關化合物生產技術。在此情形下,發行人有權自行生產相關化合物。

而鍵凱前述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化合物的合成工藝是有技術門檻的。

即便特寶生物按照雙方的約定獲得生產技術,由于涉及制備工藝問題,是不是仍然存在不能生產出完全一致的化合物,進而不能穩定生產的風險?

對此,孫薇明確表示確實有很大風險。因為特寶生物現在并不具備生產制備條件和制備方法,它需要完全依賴鍵凱。“另外,如果鍵凱轉讓了技術,特寶生物能夠生產出一樣的東西,這中間也有風險。”孫薇說,這具體涉及到相關的驗收指標和標準的明確化,需要雙方就一些技術指標,比如純度、安全性、毒性、雜質等明確,確實和鍵凱的供貨產品是完全一樣的,只有在這種情況下這個轉讓才是被認可的。

而在談到授權客戶使用技術是否也會把制備工藝給對方時,鍵凱內部人士明確對記者表示,具體的合成工藝肯定不會給。因為工藝是一個很復雜的東西,技術可能只寫某一些特定的內容,但是更前端的,包括產品的原料是怎么合成的,這些是不需要體現的。鍵凱的技術優勢,很大一部分是在這些前期的東西里。

對于該人士這一表述,孫薇表示,這個意思其實可以理解為,核心的工藝不在這個技術里面,鍵凱到時候把技術轉讓給特寶生物,但是沒有給核心的工藝,特寶生物也做不出來化合物。

孫薇補充說,即便特寶生物拿到了生產工藝,而且能做出來,還要考慮審批流程的問題。醫藥領域審批流程比較長,它相當于把原料供應商換成自己,而換原料生產廠家需要重新到藥監部門注冊、備案、審批,拿到生產批件才可以生產。原料生產出來后還需要進行審評,整個流程的時間成本至少1-2年,而這期間特寶生物面臨停產的重大風險。此外,特寶生物還要重新建一套生產線,也需要耗費很大人力、物力和時間成本。所以“它真正重復出來鍵凱這一套,去大規模量產,非常麻煩。”

“雙方專利權終止以后的原料藥問題仍需明確,從現在這幾點協議內容來看太單薄了,沒有約束鍵凱。”孫薇說。

鍵凱是否有可能與特寶生物形成競爭?

鍵凱在聚乙二醇衍生物領域已然深耕近20年,如果公司自己在衍生物的基礎上去研發藥物,利潤不是應該更大嗎?

對此,孫薇坦言,鍵凱確實有足夠的動力去研發相關的藥物,因為鍵凱其實做的是一個基礎,如果他發現下游藥企用這個東西做的蛋白質藥物都賣的不錯,他很有可能選幾個比較好的重點的藥物來做修飾或者純化。

而鍵凱上述內部人士也向記者透露,從公司的戰略角度來講,在聚乙二醇衍生物的基礎上去研發一些藥物應該是一個必然的方向,因為只做材料方面,這個市場畢竟是有限的,必須繼續往下游產品拓展。“但是藥就是另外一個領域了,而且做藥物研發投入太多,風險挺大。所以目前為止,我們的主營業務還不是這個方向。”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就在10月15日,證監會北京監管局官網發布了中信證券關于北京鍵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輔導工作總結報告。

報告顯示,今年的7月15日,中信證券與鍵凱股份簽署了輔導協議,并于7月22日向北京監管局報送了輔導備案登記材料。目前中信證券已完成對鍵凱股份的上市輔導。

鍵凱內部人士表示:“我們知道自己來做藥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向,所以上市其中的一個比較重要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夠募集到更多的資金來投入到藥物研發。”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記者注意到,特寶生物在第二次問詢函回復中提到:就發行人使用YPEG活性修飾劑研發的藥品相關技術,根據發行人與北京鍵凱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及雙方確認,雙方各自在該專利基礎上做出的新的發明創造的申請權,歸做出發明創造的一方所有,但另一方有權優先受讓和有償使用。根據北京鍵凱出具的確認函,對于發行人在許可專利基礎上開發形成的專利及其他專有技術,北京鍵凱未進行使用,也無使用計劃;發行人目前亦無轉讓技術的計劃。

雖然“北京鍵凱未進行使用,也無使用計劃”,但是不是也不排除他以后會有這種計劃,從而與特寶生物形成競爭關系?

對此,孫薇表示,確實不排除鍵凱有使用特寶專利的計劃,但使用也需要經過特寶生物許可,否則無法使用,從而形成“鍵凱許可特寶,特寶許可鍵凱”的交叉許可模式,因此,形成競爭關系理論上存在,但實際可能性比較小。

那二者可能存在競爭關系是什么?“就是鍵凱也生產跟特寶一樣的產品,或者是就用一種替代的方式生產出來跟特寶產品一樣的技術,這種理論上是可能存在的。”孫薇說。

對于會否與采購聚乙二醇化合物的下游制藥企業之間形成競爭,該人士表示,一般來講,不會去做客戶正在做的藥,不愿意跟客戶形成競爭關系。而且如果是穩定的大客戶的話,兩家公司之間肯定也會簽一系列的協議,包括不會進行同業競爭,不會從你這里挖人等,這些都是屬于比較常規的操作。

相關閱讀:特寶生物IPO上會,全部收入60%拿來搞營銷,投資者笑了:這哪是醫藥公司,分明是會務公司!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特寶生物 重大依賴 招股書 矛盾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辽宁快乐12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