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深度

每經網首頁 > 深度 > 正文

青島終于等到這一天,濟南呢?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0-30 01:50:54

上合示范區的官方定調,無疑又為山東未來的發展格局帶來了想象空間。青島被委以重任后,是否就意味著可以借此穩住其“經濟一哥”的地位?又或者,在青島收獲上合示范區利好后,“國家中心城市”頭銜就會落到濟南身上?

每經記者 程曉玲    每經編輯 劉艷美    

期待已久的《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總體方案》,終于出爐。為此,青島已等待多時。

從去年6月上合峰會提出“支持青島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到今年7月中央深改委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方案,再到國慶節后首日國務院批復同意,終于,10月28日,商務部官網發布方案全文。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根據當地媒體的說法,這意味著,“上合示范區(注:即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有了具體推進的‘指導手冊’和‘操作指南’”。

在此之前,青島和深圳在7月的那場中央深改委會議上,同時被委以重任——前者正是“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后者則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一時間,“南深圳,北青島”被頻繁提及,備受關注。

因為去年6月舉行的上合第十八次領導人峰會,青島迎來久違的“高光時刻”。這座城市也由此埋下“辦好一次會,搞活一座城”的種子。此次方案出爐,顯然也是上合峰會“紅利”的進一步延續。

后峰會時代,青島能否抓住這次“前所未有”的戰略機遇?

醞釀四年

時間回到2018年6月9日到10日,作為繼北京、上海之后,第三個舉行上合峰會的中國城市,青島一時風光無兩。要知道,此前峰會舉辦地近七成都是各成員國首都,除此之外,各成員國一線城市也基本瓜分了剩余名額。

正是因此,各界對青島都充滿期待。甚至有觀點認為,“這場峰會是城市崛起的希望,更是照亮青島走向國際舞臺的追光燈”。

在此之前,雖然貴為中國GDP第三大省的經濟第一強市,但青島已被“冷落”太久。上一次如此密集地曝光在聚光燈下,還要回到“久遠”的2008年——彼時,青島作為北京奧運會帆船比賽地,也曾在世界舞臺好好秀了一把。

城市崛起、走向國際,從哪里開始?被賦予上合示范區定位,正是上合峰會留給青島最重要的“遺產”。

其實,這個送給青島的“大禮包”,早在4年前就開始醞釀。

2015年8月,上合組織實業家委員會與青島簽署《歐亞經貿合作產業園戰略合作備忘錄》,雙方商定共同規劃建設歐亞經貿合作產業園區。很快,第二年,青島即印發相關實施方案,發起園區建設。

3年后,2018年4月,商務部復函,“支持青島在歐亞經貿合作產業園區創建中國-上海合作組織經貿合作示范區”,這一設想正式走到臺前。2個月后,在匯聚全球多國國家元首和國際組織的上合峰會上,隨著“中國政府支持青島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重磅“官宣”,上合示范區再獲戰略層面“升級”,開始加速推進。

不久前,山東省委常委、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直言,“上合示范區”建設總體方案的審議通過,為青島打開了新的機遇之窗。

根據此次商務部印發的方案,上合示范區實施范圍在膠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內,近期目標是建設區域物流中心、現代貿易中心、雙向投資合作中心和商旅文交流發展中心等四大“中心”,打造上合組織國家面向亞太市場的“出海口”。

未來上合示范區乃至青島將承擔什么角色,將是什么模樣,初見端倪。

為何中選?

那么,為什么是青島?這要從青島的地理位置說起。

自2013年我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青島即被明確為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主要節點城市和海上合作戰略支點的“雙定位”城市。它也是唯一的海陸“雙定位”城市。

19世紀70年代,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就曾在《中國》一書中指出,青島膠州灣“是進入整個中國市場的一扇門戶”,青島有多重要,不言而明。

此次方案中,“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和“海上合作”兩個關鍵詞,再次出現——

充分發揮上合示范區在青島口岸海陸空鐵綜合交通網絡中心的區位優勢,統籌海港、陸港、空港、鐵路聯運功能,更好發揮青島市在“一帶一路”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建設和海上合作中的作用,按照“物流先導、貿易拓展、產能合作、跨境發展、雙園互動”模式運作,著力推進綠色化建設。

除了區位優勢,比拼硬指標,青島綜合實力也很“能打”。

海港——作為近代開埠的國際港口,2018年,青島港吞吐量5.4億噸,位居全球第六,國際集裝箱航線總數穩居中國北方港口之首。

陸港——連接青島與北京、上海、銀川、海口、蘭州、烏魯木齊、呼和浩特、昆明等地的鐵路和高速公路,形成四通八達的陸港交通網絡。

空港——新建的膠東國際機場,已基本完成主體工程建設,啟用后將成為面向日韓的區域性國際門戶樞紐機場。這也意味著, 青島即將告別沒有4F級機場的尷尬,樞紐能級將大幅提升。

多式聯運——最新數據顯示,上合示范區多式聯運中心已開行國內外班列16條,截至今年9月底,完成集裝箱作業49.5萬標箱,同比增長51%。

此前,商務部曾指出,作為中國首批14個沿海開放城市之一,青島最大的特色和優勢就是對外開放。

據青島海關統計,今年1至7月,青島外貿進出口總值3315.7億元,增速在全國5個計劃單列市中排名第一,在15個副省級城市中位列第三,超出全國進出口增速12.8個百分點。

未來懸念

雖然此番收獲重大利好,但目光擴及山東全省,青島仍有“追兵”在后。

作為老牌經濟大省,山東近年來顯現出的發展疲態,已引來諸多熱議,省會城市濟南與經濟龍頭青島的關系和定位,也可謂“膠著”。

不只一位研究專家指出,盡管山東省內各個地級市之間發展較為均衡,但并沒有一個在綜合實力上處于絕對引領地位的“超級城市”。

去年7月,十九屆中央第一輪巡視整改進展情況公布,濟青雙城同時被點名“引領帶動作用不夠”。

意識到這一問題的山東,對于濟南和青島兩座城市的態度,卻頗顯“曖昧”。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此前,在競爭激烈的國家中心城市爭奪中,山東罕見地派出兩座城市,同時參與角逐。

近兩年,濟南加速崛起,做強省會城市的渴望,愈發強烈。

2016年,河南鄭州上榜“國家中心城市”,時任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評價:“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很大的刺激,以鄭州為核心的中原城市群還包納了山東兩個市。我們再不奮起直追,很有可能形成中間塌陷。”

今年1月,萊蕪并入濟南,其經濟總量直接超過煙臺,躍居省內第二。在2019年濟南政府工作報告中,“全省首位”“第一”“領跑全省”等表述,更是出現近20次。

面對濟南的步步緊逼,青島顯然是坐不住的。

“以青島獨特的資源稟賦優勢,以青島的體量,我們在全省必須遙遙領先,絕對第一,我們沒有理由做第二。……如果我們是省內勉勉強強的第一,也不光彩,如果是第二,那就更等而下之了。”

《青島日報》今年5月的頭版文章,說得相當直白了。

上合示范區的官方定調,無疑又為山東未來的發展格局帶來了想象空間。青島被委以重任后,是否就意味著可以借此穩住其“經濟一哥”的地位?

又或者,在青島收獲上合示范區利好后,“國家中心城市”頭銜就會落到濟南身上?

到底是“雙喜臨門”還是“有得有失”?靜待謎底揭曉。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青島 濟南 上合示范區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辽宁快乐12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