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八菱科技子公司業績真偽調查(下):勾稽關系自相矛盾 關聯方占用大額資金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8-30 22:33:16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并入上市公司體系后,弘潤天源對八菱科技的業績貢獻不容小覷。八菱科技2019半年報披露,6月起才并表的弘潤天源,帶來了912.36萬元的凈利潤增加額。但深入分析弘潤天源并購前兩年的業績,卻發現其中摻雜了不少“水分”。

每經記者 吳澤鵬 任芷霓    每經編輯 魏官紅    

雖然有些曲折,但北京弘潤天源基因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弘潤天源)終究如愿實現了其原實際控制人王安祥的“上市夢”。這家曾短暫在新三板掛牌的企業,最終選擇了以被八菱科技(002592,SZ)并購51%股權的方式進入A股市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并入上市公司體系后,弘潤天源對八菱科技的業績貢獻不容小覷。后者原預測今年上半年將虧損2300萬元至虧損1500萬元,但因為此次并購,公司于7月初發布業績修正公告,上修半年度業績為虧損1500萬元至虧損800萬元。最終,八菱科技2019半年報披露,6月起才并表的弘潤天源,帶來了912.36萬元的凈利潤增加額。

但深入分析弘潤天源并購前兩年的業績,卻發現其中摻雜了不少“水分”。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一方面,弘潤天源賬期寬松,存在大額應收賬款不說,其中對關聯方大客戶的1年內應收賬款金額,甚至大于當年銷售額,“糊涂賬”讓人摸不清頭腦。

另一方面,弘潤天源通過往來款、預付款等方式為關聯方客戶提供資金,大客戶將這些資金是否用于歸還2017年度的采購款仍待考證,但不得不令人懷疑,這樣“自掏腰包”得來的銷售業績可靠嗎?

王安祥對弘潤天源給出了3年凈利潤6億元的承諾,若仍按照此前的模式,3年后,弘潤天源能否如約完成業績承諾?

業績承諾調減:從10億到6億

其實,弘潤天源更為資本市場所熟知的名字是“弘天生物”。早前,弘天生物在新三板掛牌,后于2017年7月終止。2018年7月,鋁業上市公司*ST羅普(002333,SZ)提出收購其部分股份,但該收購計劃最終流產。直到去年年底,八菱科技提出收購弘潤天源。

八菱科技對弘潤天源的收購過程頗為“離奇”。去年底,八菱科技還在公告中稱,準備收購弘潤天源100%股權,基于對標的資產價值的預估及轉讓方的業績承諾,雙方同意轉讓標的資產的價格初定不超過30億元。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但到今年3月底,八菱科技公告稱,將收購標的公司100%股權調整為收購不超過51%的股權,同時根據評估機構對標的公司的初步評估結果,標的公司的評估總價預計不超過18億元。

與此同時,雙方初步商定,對2019年至2021年的業績承諾進行調整,即由原來經審計后的凈利潤不低于10億元下調為不低于6億元。

可八菱科技曾在公告中表示,10億元的業績承諾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其中提到,弘潤天源依靠其眾多且仍在不斷擴大和完善的市場網絡,近幾年業務高速增長,2015年~2017年,弘潤天源營業收入從8415.69萬元增長到3.38億元,復合增長率為100.43%,凈利潤從4123.18萬元增長到2.10億元,復合增長率為125.65%,營業收入及凈利潤均保持了高速增長。

但目前來看,3年經審計后的凈利潤累計不低于6億元的業績承諾壓力其實也不小。7月下旬,八菱科技回復深交所年報問詢函時表示,公司收購的弘潤天源51%股權已于5月底完成工商變更登記過戶,預計弘潤天源從2019年6月起納入公司合并報表,按公司持有弘潤天源51%股權測算,預計2019年弘潤天源歸屬于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8160萬元。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根據雙方約定,若業績不達標,王安祥將按照補償額=【(6億元-實際3年經營性凈利潤總額)×17.8/6×51%】向八菱科技進行補償。

1年內應收賬款大于銷售額?

未來業績情況如何仍難以預測,但僅從弘潤天源此前的業績來看,便存在諸多可疑之處。其中,最為關鍵的是應收賬款,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也在審計報告中指出,關鍵審計事項為應收賬款。

所謂應收賬款,即公司銷售產品、商品或提供服務后,本應從客戶處收到卻暫未收到的賬款。正常情況下,在同一會計區間內,公司對某一客戶的銷售額一般大于是應收賬款的。但八菱科技剛收購而來的弘潤天源卻并非如此,其應收賬款略顯“詭異”。

關聯方北京安杰瑪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杰瑪商貿)是王安祥實際控制的公司,同時也是弘潤天源最重要的客戶之一。

根據8月22日八菱科技回復深交所關注函的公告,2017年及2018年,弘潤天源對安杰瑪商貿的銷售金額分別為4726.58萬元、1.03億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達到13.98%、35.45%,安杰瑪商貿分別為弘潤天源第二大及第一大客戶。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而八菱科技還在不同的回復函中給出了不一致的數據,其在今年1月披露的版本是,2017年及2018年,弘潤天源對安杰瑪商貿的年度營業額分別為5137.06萬元、1.04億元。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根據以上數據,一般而言,2017年底,弘潤天源對安杰瑪商貿的1年內應收賬款最多不超過5137.06萬元。

但在收購時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底,弘潤天源對安杰瑪商貿存在5347.67萬元的應收賬款,未計提壞賬準備。而根據“按賬齡分析法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明細可知,這筆5347.67萬元的應收賬款均來自于當年下半年。

疑問就此產生——按照前文所述,2017年度弘潤天源對安杰瑪商貿形成的營業收入雖然有兩份不一樣的數據,但金額全部小于審計報告中披露的賬期在6個月內的5347.67萬元應收賬款,顯然有悖常理。

當然,因代付運費等事項,供應商對客戶也可能存在1年內應收賬款大于年銷售額的情況,但記者未在公告中找到相關解釋說明。

工商資料顯示,安杰瑪商貿位于北京市海淀區遠大路1號金源時代購物中心3層3101-3104。8月26日上午10點左右,記者來到金源時代購物中心,恰逢商場開門,顧客甚少,根據安杰瑪商貿的店鋪號碼指示,記者發現該位置實際上是“法國安杰瑪國際SPA會所”。

法國安杰瑪國際SPA會所 圖片來源:圖片來源 任芷霓 攝

據該會所工作人員介紹,法國安杰瑪國際SPA會所在北上深港4座城市均有直營店,其中北京約有20家,深圳約有14家。“我們這個店是比較老的,已經開了15年了,這個店的規模大概800多平(方米),有14個房間。我們這里純做SPA,兼賣自研的精油產品。”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法國安杰瑪國際SPA會所定價較貴,基礎SPA一次大約1000元,而其主打的精油產品售價高達7000多元,容量僅200毫升。

價目表 圖片來源:圖片來源 任芷霓 攝

按照該工作人員的說法,安杰瑪原是一家法國精油品牌,由王安祥買斷后引入國內,成立安杰瑪集團,而安杰瑪集團又分為三大部門:SPA會所、月子中心以及療養中心,后兩處都在北京的大興區。

而就安杰瑪與弘潤天源的細胞儲存業務,其表示并不清楚。“我們這里的設備和產品都是自己生產的,沒有從外部進口。細胞儲存這類的業務大概是與月子中心合作,他們和我們不是一個部門,確實不太清楚。”

法國安杰瑪國際SPA會所內部 圖片來源:圖片來源 任芷霓 攝

安杰瑪商貿是否就是記者實地走訪見到的SPA會所運營主體?這些業務又如何與弘潤天源的業務形成交集并產生大額采購,8月29日,記者就相關問題聯系八菱科技方面,但截至發稿,未能收到回復。

2017年下半年業績多靠賒銷?

實際上,弘潤天源的2017年銷售業績,不僅與安杰瑪商貿的財務數據存在勾稽關系與常理相悖的情況,其2017年下半年的業績及應收賬款比例本就異于平常。

2017年,弘潤天源營業收入為3.38億元,創歷史新高。

而根據審計報告,截至2017年底,弘潤天源形成了1.94億元賬期在6個月以內的應收賬款,這些來自于2017年下半年的應收賬款占其年度營業收入比例達到57.4%。

圖片來源:審計報告截圖

雖然弘潤天源前幾年的營業數據未分上下半年披露,但八菱科技在相關報告中提出,弘潤天源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包括冠昊生物、中源協和以及南華生物。

記者查詢發現,冠昊生物的細胞技術服務業務2018年上半年及全年營收分別為1837.31萬元、3382.23萬元;2017年上半年及全年營收分別為350.38萬元、862.2萬元。上半年營收占全年營收比例分別為54.32%、40.64%。

中源協和的細胞檢測制備及存儲業務2018年上半年及全年營收分別為2.48億元、4.65億元;2017年上半年及全年營收分別為2.34億元、4.92億元。上半年營收占全年營收比例分別為53.33%、47.56%。

南華生物的干細胞儲存及檢測業務2018年上半年及全年營收分別為527.12萬元、1884.2萬元;2017年上半年及全年營收則分別為175.63萬元、475.31萬元。上半年營收占全年營收比例分別為28%、37%。

在以上公司中,除南華生物稱因2018年7月設立子公司,引進成熟銷售隊伍后,干細胞儲存業務簽約規模、采集規模都得到倍增,當年第四季度營業收入增加外,其余公司相關業務在2017年及2018年期間上下半年營業收入均較為平衡。

以此來看,2017年弘潤天源的營收為3.38億元,其下半年應收賬款為1.94億元,若其上半年及下半年業績較為平衡,便也意味著,弘潤天源下半年業績或許大多來自賒銷。

此外,根據審計報告,截至2018年底,弘潤天源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達到了1.46億元,而弘潤天源2018年營業收入為2.9億元,占比也達到50.34%,賒銷情況同樣存在。

自掏腰包為客戶還貨款?

兩份不同的數據均披露,2018年安杰瑪商貿向弘潤天源采購超過1億元,占后者年度總收入超過三分之一。但根據審計報告,截至2018年底,弘潤天源對安杰瑪商貿的應收賬款為6703.20萬元,計提壞賬準備225.81萬元,計提比例在3.36%左右。

在審計報告中,財務報表的編制基礎中明確,采用賬齡分析法計提壞賬準備,6個月以內(含6個月)不計提壞賬準備,7個月~1年(含1年)計提5%,1年~2年(含2年)計提10%,2年~3年(含3年)計提30%……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的計提比例均是如此。

截至2018年底,弘潤天源應收賬款1.88億元,其中1.46億元賬齡在1年以內,0.42億元賬齡在1年以上。

弘潤天源對北京杰瑪健康2765.4萬元的應收賬款計提276.54萬元,計提比例為10%;對廣西杰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152.051萬元的應收賬款計提115.2051萬元,計提比例同為10%。根據計提比例可知,這兩筆應收賬款賬齡同在1年以上,合計3917.45萬元。這也意味著,在0.42億元賬齡在1年以上的應收賬款中,來自其他客戶賬齡在1年以上的應收賬款總計僅300萬元左右。

圖片來源:審計報告截圖

據此推論,前述弘潤天源對安杰瑪商貿6703.2萬元應收賬款中絕大部分賬齡在1年以內。

也就是說,2018年,雖然安杰瑪商貿的采購對弘潤天源業績起了絕對的支撐作用。但實際上,因為存在6703.2萬元應收賬款,在該年度的交易中,弘潤天源也不過僅收到了3700萬至4000萬元左右的貨款。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審計報告中還披露了“其他應收款”數據。截至2018年底,弘潤天源的其他應收款為3.07億元,其中對安杰瑪商貿存在5402.35萬元的其他應收款,對應性質為往來款,賬齡在1年以內。

理論上,弘潤天源2018年對安杰瑪商貿的銷售最多僅收到4000萬元左右的貨款,公司當年還向安杰瑪商貿提供了5402.35萬元的資金。二者抵減之下,就當年的交易,弘潤天源不僅沒有收到一分錢,實際上還至少“倒貼”了約1400萬元。

還需要的注意的是,前文提到,截至2017年底,安杰瑪商貿尚欠弘潤天源5347.67萬元的貨款。而在2018年,弘潤天源向安杰瑪商貿提供了5402.35萬元的資金援助,這兩項數據非常接近。

那么,安杰瑪商貿在收到弘潤天源的往來款后,是用于歸還對弘潤天源的拖欠款,還是用于自身的經營發展?其實,無論用于何處,這筆資金均緩解了安杰瑪商貿的資金壓力。

記者注意到,另外兩家關聯方客戶北京朗諾基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朗諾基業)、北京杰瑪健康咨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杰瑪健康)的采購回款情況也不樂觀。

弘潤天源2017年及2018年對朗諾基業的銷售額分別為2837.92萬元、4773.47萬元,是年度第五大和第三大客戶。根據審計報告,這兩年對應形成的應收賬款分別為1407.33萬元、3534.21萬元,占實際采購額的比例均較大,分別為49.6%、74%。

弘潤天源對北京杰瑪健康的銷售也存在應收賬款占比較大的情形,這家公司2017年的年度采購額是4232.94萬元,為弘潤天源該年度第三大客戶。但同樣的,截至2017年底,對應形成的應收賬款為3786.92萬元,占銷售額比例達到89.5%。另外,根據工商資料,北京杰瑪健康成立于2017年8月17日。

2017年的2500萬應收款仍未收回

根據審計報告,弘潤天源與其他關聯方還存在大量的“其他應收款”,屬于資金占用情形。

在8月22日對深交所關注函的回復公告中,弘潤天源披露了截至2018年末,公司原股東、董監高及其關聯方資金占用情況,合計占用資金約2.36億元,其中,安杰瑪化妝品(上海)有限公司占用資金6201萬元。但若細究這筆資金占用,其情況略顯混亂。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在八菱科技收購弘潤天源的審計報告中,這筆資金在“其他應收款”中披露。截至2018年底,在按欠款方歸集的前五名其他應收款名單中,安杰瑪化妝品(上海)有限公司名列第二,6201萬元的往來款賬齡在3年以內。

正常情況下,一筆應收款的賬齡在2018年底是3年以內時,其中部分款項在2017年底時的賬齡必定在2年以內。但追溯至2017年,在審計報告披露的明細中,并未出現以安杰瑪化妝品(上海)有限公司名下的其他應收款,2017年位列第五的其他應收款對應金額僅12.78萬元。

若按此分析,2018年底這筆高達6201萬元的其他應收款,大部分是在2018年形成的,只有小于12.78萬元的部分有可能形成于2017年及更早以前。

但實際情況并非如此。

8月20日,八菱科技披露2019年半年報,其中詳細記錄,對安杰瑪化妝品(上海)有限公司的其他應收款中,1年以內金額為3700萬元,2年~3年的金額為2501萬元。

圖片來源:2019半年報截圖

也就是說,賬齡為2年~3年的這筆2501萬元資金,是在2018年才轉入其他應收款科目,此前或存在于其他會計科目中。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繼續研究發現,2017年底,弘潤天源對這家公司存在2500萬元的預付款,與前述2501萬元接近。

記者從財務業內人士處了解到,企業的預付賬款,如有確鑿證據表明其不符合預付賬款性質,或者因供貨單位破產、撤銷等原因已無望再收到所購貨物的,應將原計入預付賬款的金額轉入其他應收款。

也就是說,截至今年上半年還未歸還的這筆6201萬元其他應收款,其中2500萬元很有可能是弘潤天源在2017年時以“預付款”的形式“支付”給了關聯方,到了2018年末,弘潤天源再將其調整為其他應收款。八菱科技2019年半年報披露,對這筆6201萬元的其他應收款計提了787.33萬元的壞賬準備,計提比例約為12.7%。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查詢發現,從2016年底開始,安杰瑪化妝品(上海)有限公司卷入了大量的民間借貸糾紛、承攬合同糾紛及勞動合同糾紛。《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于8月29日聯系了八菱科技證券部,相關人士稱負責主管外出,待其回來后會報備采訪郵件相關問題,但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拓展閱讀:

八菱科技子公司業績真偽調查(上):大客戶數據成糊涂賬 已審賬目說改就改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八菱科技 弘潤天源 安杰瑪商貿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辽宁快乐12开奖详情